• 歡迎光臨中衛市人民政府門戶網
    網站首頁 走進中衛 新聞中心 政務公開 網上辦事 政民互動 專題專欄
    今日頭條

    退休教師姚玲花:“能上學 上起學 上好學”逐漸成為現實

    發表日期: 2019-07-03 作者: 實習生 莫偉莉 全媒體記者 牛國軍 來源: 中衛日報

    在夏日的一個午后,我們來到市區長城小區離退休老教師姚玲花的家。70歲高齡的姚玲花,說話依然口齒清晰,很是健談。姚玲花出生于1949年3月7日,正好與共和國同齡,70年來,她和共和國一起成長、共同經歷,是巧合,亦是緣分。從事教育工作35年的她,也成為中衛教育發展的見證者。

    “跟學生經常打交道,喜歡接觸新鮮事物,所以活得年輕唄!”交談間,姚玲花風趣地說,她幾乎將自己的全部青春奉獻給了教育工作。

    “現在的教學環境著實讓人羨慕,哪像我們教書的年代,怎一個苦字了得!”姚玲花感慨地說。上世紀五十年代初,姚玲花就讀于當時的中衛縣應理女子學校,艱苦的環境和落后的基礎設施讓她印象深刻。她說:“全校只有二三十個學生和兩排小土房,教室墻面一碰就會掉渣。冬天上學要取暖,學校條件有限,只能用土爐子生火。爐子沒有蓋子和煙筒,燒幾坨牛糞后,教室里雖然不冷了,但滿屋子都是濃煙和牛糞味。”姚玲花說,教室有濃煙的時候,老師會帶領學生背誦課文。等濃煙散去,才能正常上課。

    提起當年上學的時光,姚玲花說:“上學條件雖然差,但學習很輕松。低年級只有語文、算術、唱歌、體育課,高年級增加了自然、歷史課,假期也沒有家庭作業。”

    1963年,姚玲花來到縣城唯一一所中學(中衛中學)繼續上學。

    “我家里條件不好,學校了解我家的情況后,為我提供每月4元的助學金,那時候的4元足夠買30斤糧食了,這才讓我完成了初中學業。”姚玲花說,上初中后,學校生活逐漸發生了變化。學生的課本豐富了起來,有語文、代數、幾何、物理、化學和社會發展史,還新增加了英語科目。

    1966年5月,文化大革命開始,學校相繼停課鬧革命。“停課以后,我們積極響應政策,扎根鄉村搞起了宣傳和勞動。農忙時跟著集體干農活,由于我上過學、識大字,農閑時就被抽到文化隊搞宣傳、排節目。”姚玲花說,這樣的生活直至進入70年代以后,知識青年才以招工、考試、工農兵學員等名義逐步返回城市。

    1972年,在生產隊的推薦下,23歲的姚玲花成為中衛縣第二小學的一名老師。

    據姚玲花回憶,當時,本著“教育為工農服務,為生產建設服務”的指示,學校師生在學習的同時,各校還普遍承擔著開展“小秋收”活動。早晨上課,下午勞動,晚上掃盲。姚玲花說,經過幾十年的發展,二小師資力量有了很大提升,一個年級共有4個班,一個班的學生可達40多位,全校共有50多名老師。學校雖然還是平房,但教室變成了磚房,原先的土爐子更換成了鐵爐子,濃煙繚繞的日子一去不復返。

    回顧姚玲花的讀書、教書生涯,她的多數時間都在二小度過,二小的發展變遷也給姚玲花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。

    上世紀90年代,正值改革開放時期,我國經濟建設取得了一定成績。為加強教育基礎設施改造,中衛爭取項目資金,全縣中小學基礎設施建設得到了很大改善。一棟小洋樓在二小拔地而起,教室里安置了暖氣管道,學校大力進行綠化,校園里的土路變成了水泥路,一改學校基礎設施落后的面貌,學校環境煥然一新,真正實現了華麗轉身。

    “在學校工作了幾十年,二小‘鳥槍換洋炮’的變化讓人過目難忘。”姚玲花說,不僅如此,學校還新增了許多先進的教學儀器和計算機等信息技術設備。2000年,學校購買了投影儀,老師可將寫好的卡片用投影儀投射到屏幕上,極大方便了教學。 除此之外, 電視機、錄音機、電腦等設備逐漸走進了所有教室。從平房變樓房,教學條件一步步得到改善,二小的一磚一瓦、一草一木,都鐫刻著中衛教育發展的時代印記。

    正如姚玲花所說,二小的發展變遷就是我市教育事業發展的一個縮影。

    如今,我市大力實施“互聯網+教育”建設,信息化建設走入尋常學校,學校教學更趨智能化。學校安裝了多媒體電子設備,開通了網絡寬帶,學生可以通過網絡,在線接受來自其它學校老師的異地直播教學。

    “相距那么遠,通過一塊電子屏幕,老師就能授課,這在我教書的那個年代想都不敢想啊!”面對如此強大的信息化時代,姚玲花發出了感概。

    “不僅如此,自國家全力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、山川協同發展以來,鄉村中小學孩子學費、教科書費全免,還能吃上免費的愛心營養餐。特別是最近這幾年,國家相繼實施了‘兩免一補’政策、生源地助學貸款和各種資助政策,致力讓所有孩子能上學、上起學、上好學……”姚玲花興奮地對比著、講述著。
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返回頂部
    關閉

    中衛政府網微信公眾號

    淫色网,淫色网影院,亚洲淫色网